□記者韓聰聰文 閆化莊攝影
  核心提示|5月16日,重慶媒體報道當地初三學生陳壯果因白血病缺席班級的畢業照,為圓兒子的畢業夢,父親陳曉章替兒子拍了畢業照,報道得到全國讀者的關註。當天,大河報記者意外接到北京市民李昕的電話,李昕稱自己也曾是血液病患者,父母的堅持,讓她多方治療並最終在河南一家醫院獲得救治,她想講講自己的故事。
  童年記憶最多的是爸爸抱著去醫院
  1976年2月5日,李昕在北京出生,這讓父親李振成欣喜不已。
  都說女兒是父母的貼心小棉襖,聰明可愛的李昕也不例外,女兒的笑容總能讓父母心生愉悅。
  可是,無憂無慮的幼年時光在李昕4歲時發生變故。一天夜裡,李昕開始發燒,以為是普通感冒,李振成給女兒吃了退燒藥。第二天早上,沒有退燒的李昕居然伴有鼻子出血的現象。
  李振成去醫院拿了一些退燒、降火的藥,但是情況似乎越來越糟,每次吃藥或者聞到刺激性的味道,李昕都會流鼻血。
  三天后,看李昕癥狀未減,心急如焚的李振成帶她到北京一家醫院進行全面檢查。檢查結束,醫生的話讓李振成驚住了:血常規不正常,需要骨髓穿刺進一步確診。
  儘管心疼女兒,李振成依然忍痛帶她做骨髓穿刺,結果是再生障礙性貧血。
  女兒患的居然是一種血液病,這讓李振成震驚不已。
  “我的病情對爸爸打擊很大。”李昕說,當時正是《血疑》熱播的時期,這部上世紀八十年代千家萬戶必看的偶像劇,除了讓人記住男女主角的愛情故事,也更多地瞭解了白血病,“女主人公幸子的去世,讓大家當時覺得白血病就是不治之症。由於當時缺乏對血液病的認知,家人覺得我患的也是白血病。”
  也就是從那時起,李昕開始了漫長的求醫之路。
  緊急輸血父親曾兩次為她獻血
  就在醫院治療期間,有兩次李昕鼻子出血不止,急需輸鮮血,來不及調,李振成都讓醫生抽自己的血。“大概是5歲那年,爸爸給我獻了兩次血,一次是50毫升,一次是100毫升。”
  到2000年,複查身體的李昕卻被醫生告知自己所患血液病不是再障,而是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。
  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同是血液病的一種,簡稱MDS,起源於造血乾細胞的一組異質性髓系克隆性疾病,有轉化為急性髓系白血病的危險性。
  “那時對我的病情已經有免疫了,醫生告知我是MDS,我並沒在意。”李昕說。
  儘管患病,但除了定期去醫院治療,李昕和其他同齡人一樣,讀書、生活、工作。
  2004年7月,已經在一家銀行工作幾年的李昕,又感到嚴重不適。當時,李振成已從單次饕街瘟疲⑹災幸劍蚶匆歡訊訝炔溝鬧幸�
  情況沒有好轉。最嚴重時,李昕自己起不來床,下不了地,連續做兩個動作就喘不上來氣,吃飯時連碗都端不起來。
  看著女兒越來越虛的身體,李振成再次為女兒在醫院掛了急診。
  入院後,醫生迅速為李昕輸了800毫升的全血。
  記者查詢資料得知,全血為醫學術語,是人體內血液採集到採血袋內所形成的混合物,包括血細胞和血漿的所有成分。國際上一般以450毫升全血為1單位,我國則以200毫升為1單位。
  這次住院,李昕心情非常低落。治療時,李昕情況時好時壞,每周全靠輸血維持。從8月到10月,醫院為她換了三套治療方案,但均沒有成功。
  到2004年10月底,李昕的主治醫師多次找李振成談話,建議李昕進行骨髓移植。
  對於骨髓移植,李振成並不樂觀,“骨髓移植真正移植成功率媒體報告在50%左右,但醫學界認可僅為33%。即1/3、1/3、1/3觀點:1/3患者在移植中失敗;1/3在移植後半年內複發;1/3患者獲得移植成功。”
  山窮水盡求中醫或能柳暗花明
  看著李昕被病魔折磨,李振成心如刀絞。要不要冒險移植,成了最糾結的問題。
  2004年11月初,一線轉機出現。
  有天,李振成的好友來探望李昕,說起他一位在郵政工作的朋友曾經也患血液病,後經中醫調理,效果還不錯,建議李昕試試。
  糾結於移植還是不移植的李振成像溺水者抓住了一根稻草,當天就找到了郵政部那位朋友,求人家指點。
  原來2002年5月,這名患者在北京一家醫院診斷為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。住院期間,每周須輸血、輸血小板,可是治了一年多,他的病情並沒有好轉。
  無奈,他開始求助中醫。經人介紹,2003年8月6日,他來到河南省周口魏氏醫院找到院長魏如慶。在當地人眼中,魏如慶是治療血液病的老中醫、老專家。
  入院後,魏如慶讓他服用中藥。沒想到,到8月22日,病情居然穩定了,不再需要輸血了。僅僅半個多月,他出院帶藥回家。堅持用了10個月的中藥,等他再去複查時,血常規一切正常……
  魏如慶!那位朋友的激動始終圍繞的是這個人名……
  聽著對方激動的講述,李振成將信將疑。20多年來,他也用過中藥,可效果都不理想。
  回醫院的路上,李振成心情很複雜。病人薦醫的故事根本說服不了他,為給李昕治病,他幾乎尋遍國內最頂尖的醫生。
  李振成想要放棄。
  但當他走進李昕病房那一刻,心又被狠狠地揪了一下。他看到李昕在梳頭,每舉一次梳子,都雙手顫抖,臉上密密麻麻全是汗珠,坐在病床上大口地喘著氣。
  不管河南這家醫院治療是否有效,李振成要冒險嘗試。
  同時,他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,把李昕帶回家調養。李振成讓醫院給李昕輸了400毫升血後,帶她回到了家。
  李昕出院當天,李振成通過那名朋友聯繫到周口魏氏醫院,向院長魏如慶訴說了李昕的病情。
  “我明天就去北京。”瞭解到李昕的情況,魏如慶沒有問太多,當即表示他要親自到北京去。
  生日禮物是一張驚喜的化驗單
  2004年11月9日,魏如慶在李振成家裡,見到了李昕。
  當時李昕說話很吃力,面色蒼白,皮膚多處有出血點。診脈、觀舌苔、感手心溫度、看眼皮及醫院各項檢查指標和診斷結果,魏如慶有條不紊。
  “近期吃中藥了嗎?”魏如慶問。
  “吃了,今年開始嘗試用中藥治療。”李振成說。
  “我看看藥方。”
  李振成將藥方拿給魏如慶。
  李昕記得很清楚,魏如慶看完藥方眉頭緊鎖,“李昕是陽亢陰虛,但這藥方全是熱補的,這藥吃下去,是火上澆油,建議你立即停吃。”
  李振成又說了一句,“回來前,醫院建議做骨髓移植。”
  魏如慶看看他,“李昕的身體是土壤,骨髓是種子,現在不是種子的問題,而是土壤有問題。骨髓移植猶如換種子,但土壤如果是鹽鹼地,換啥都不中。”
  “那怎麼辦?”
  “要從根兒上調理,我開藥方,重新調。”“有把握嗎?”
  “七八分吧,這病我治過,但沒有治過患病24年那麼久的,可能治療時間會長一些,按照你之前電話中的表述,來之前,我試著配了7服中藥,你們先煎著喝著看。”
  魏如慶看著他,“只要你們有信心,我會做最大努力,相信我的話,春節期間讓孩子變個樣。”
  魏如慶和父親的對話,李昕記得清清楚楚。
  2004年11月10日,李昕開始服用魏如慶的中藥。
  魏如慶在北京住了5天,每天給李昕診脈、觀察。
  5天后,李昕感覺精神好很多,出血點較前也有所好轉,魏如慶離京回周口,把接下來的中藥給李昕寄到了北京。
  離開前,魏如慶叮囑李昕,每周到醫院查一次血常規,每天要給他打電話說下食欲、睡眠及手心溫度等。
  李昕在出院時,醫院開了大量的腎上腺激素等西藥,一個月後,這些西藥已陸續停掉。
  一個月,李昕沒有再去醫院輸過血。
  40天后,李昕的血紅蛋白從30g/L增長到48g/L。最明顯的變化,是李昕覺得心裡不再煩躁,睡踏實了,有食欲了,能端動碗了!
  2005年1月初,在吃中藥兩個月時,李昕去醫院複查:血紅蛋白為70g/L,血小板卻還是只有25×109/L,而血小板的正常值最低為100×109/L。
  精神狀態向好的變化卻沒有給李昕帶來太多的安慰,她甚至有些絕望——這藥效果不大。但是看到父親一早起來為自己煎藥,每天至少跟魏如慶打3次電話,溝通自己的病情,李昕還是堅持吃藥。
  不想承受失望的打擊,之後服藥的那段時間,李昕沒有底氣再去醫院複查。
  直到2005年2月4日,李昕29歲生日的前一天。李昕決定去醫院再次複查,希望在生日時給自己一個驚喜。當天上午,看到化驗單指標的一剎那,李昕淚如雨下:血小板已經上升為70×109/L,血紅蛋白升為84g/L。
  奇跡真的發生了!李昕抓起手機,撥通魏如慶的電話,“魏醫生,您送給了我最想要的生日禮物,謝謝!謝謝!”電話這邊,李昕已然泣不成聲。
  複查身體當年的主治醫生懷疑之前誤診
  2005年5月1日,李昕再次到常去的醫院檢查,當時除了血小板有點低之外,血紅蛋白、白細胞都已恢復到正常值。
  “這點和魏醫生判斷的一樣,他說最先上升的是血紅蛋白,接下來是白細胞,最難上升的是血小板,需要慢慢養。”李昕說。
  2005年5月底,171天,李昕服用近200服中藥。魏如慶給李昕打來電話,讓她將藥暫時停掉,開始觀察。
  停藥3個月後,李昕出現胃熱癥狀,魏如慶給她開了幾味清胃熱中藥,除此,並沒有其他身體不適。
  2005年10月1日,李昕底氣十足地到醫院檢查。這時,她的血小板已經上升到100×109/L,達到正常值。
  也就是在當天,李昕遇到了曾經的主治醫生。主治醫生驚奇地看著她,他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孩兒就是李昕。
  李昕告訴醫生,自己堅持吃中藥,很有效。主治醫生說了一句讓她終生難忘的話,“之前的檢查可能是誤診了吧。”
  由於和主治醫生比較熟悉,父親李振成開玩笑說,“那可是誤診了24年啊。”
  主治醫生笑笑,“看來中醫治療血液病還是有其獨到之處,你們很幸運,找到一個好醫生。”
  “魏醫生的藥方在我身上確實有效,但是這樣的奇跡不敢保證在每一個血液病患者身上都能發生。”對魏如慶中藥治療的方式,李昕這樣感慨。
  結婚生子她覺得自己是命運的寵兒
  2009年,李昕結婚。她第一時間向魏如慶報喜,並咨詢自己能否生孩子,“魏醫生說按照我當時的情況,生孩子應該沒問題”。
  2010年下半年,李昕懷孕。到2011年3月時,李昕卻開始有不舒服的感覺。3月30日,在李昕懷孕8個月的時候,因血小板低,孩子宮內發育遲緩,再次住進醫院,她的血小板又降到20×109/L。
  在婦產科,醫生建議立即進行剖腹產。當時婦產科主任告訴李振成,李昕有可能下不了手術台,因為李昕的血小板和血紅蛋白過低,有可能造成大出血。
  2011年4月10日,手術的前一天,李昕讓父親聯繫魏如慶,征求他的建議。魏如慶在電話里說李昕需要4味中藥,當天必須買到並煎了喝下。
  李昕說,當時父親僅買到其中的兩味。情急之下,他只好買了鮮草藥,拿回家自己炒,然後再煎。當天晚上,李振成將煎好的中藥送到李昕病房。
  4月11日上午11點,李昕被推進手術室。當時,醫院為李昕準備了8000毫升的鮮血,整整一個成人血量,同時還給李昕的動脈埋了針管,以防術後失血過多來不及扎針。
  40分鐘後,李昕女兒出生。隨後李昕被推進重症監護室。
  當李振成看到手術醫生時,醫生一直說真是奇跡,“出血量正常,只有300ml,而且李昕的凝血時間很短”。
  李振成長舒一口氣,他覺得這四味中藥沒白買。
  在重症監護室的一天,李昕沒有任何不良反應。10天后,李昕出院。
  如今,李昕的女兒已經三歲,非常健康。
  就在一個月前,李昕去醫院檢查身體,各項指標基本正常。從2011年5月到現在,她覺得自己好像重生了。在李昕看來,如果不是父母的堅持,她也許自己就放棄治療了。她說:“現在中醫治療一直有很多爭議,但這樣的治療奇跡就在我身上發生了。至少我現在生活得很好”。
  記者手記>
  5月20日,記者趕赴北京,在李昕父母的家中,聆聽了他們的講述。
  初見李昕,她正和女兒玩耍,如果不是之前對她的情況有所瞭解,根本想象不到眼前的人曾是24年的血液病患者。對於記者的拜訪,李昕父母非常熱情。父親李振成搬出女兒的病歷,足有三十釐米厚,從李昕四歲第一次入院,到近期的複查結果,都被父親整整齊齊地放在文件夾中。
  李昕說,在患病最艱難的那段時間,看著身邊有病友離去,自己真想放棄。但是父母始終樂觀。與其說自己在堅持,不如說家人在堅持。
  離開前,李昕和父親向記者表達一個願望,他們希望記者能到周口魏氏醫院,一是帶去一家人的感激,二是他們覺得那裡還有更多應該講出來的故事。
  溫馨小貼士>
  發病率逐年增高的血液病是一種原發於造血系統的疾病,也可繼發於惡劣的外部環境,種類很多,誘因複雜,不及時發現和治療可危及生命。有咨詢血液病相關知識和周口魏氏醫院治療血液病相關問題者,可撥打24小時電話:(0394)858604813523699481
  鏈接語>
  在擁有豐富醫療資源的河南,周口魏氏醫院可以用名不見經傳來形容。她到底有何奇招妙方,使得曾經的患者念念不忘?請繼續關註《傳統中醫文化·老中醫的經方奇緣》系列調查報道。  (原標題:感恩父母,讓自己沒有缺席人生的重要時刻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訂做

ky49jeqak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